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 旅游 > 正文

汪文学:“浪漫贵州”为重建“诗性中国”提供动力

10月12日,第38届世界诗人大会暨第二届中国·绥阳十二背后国际诗歌文化旅游活动周“诗性中国 浪漫贵州”主题论坛在贵州绥阳县举行。会上,贵州省旅游发展委员会副主任汪文学表示,当下,中国的诗性精神普遍失落,“诗性中国”渐行渐远,而“浪漫贵州”为“诗性中国”的重建提供了重要的精神资源。

汪文学:“浪漫贵州”为重建“诗性中国”提供动力

“诗性中国 浪漫贵州”主题论坛现场。黄云 摄

“贵州地理就是诗性地理,贵州文化就是诗性文化,贵州精神就是浪漫精神。”汪文学指出,传统中国可名之曰“诗教中国”,传统中国人的人生是“诗性人生”,传统中国文化精神之特质是“诗性精神”。诗意栖居是人类理想的生活状态,诗性精神是人类精神境界的高级形态。诗性精神是人类特有的一种精神状态,亦是人类与生俱来的一种精神品质。人类区别于一般动物的标志性特征之一就是他的诗性精神,富于诗性精神的人类必然追求诗意的栖居。

传统中国是一个诗的世界,诗人的国度,而贵州也不例外。千百年来,贵州涌现出王阳明、谢三秀、赵以炯等一大批名传千古的文人墨客,遵义汉三贤、文武二冉等名家灿若星河,无数文人墨客在这片文化沃土上留下了脍炙人口的华章。

汪文学介绍,贵州多大山多奇石,故称“山国”,多山多石的地理环境,是贵州人民赖以生存的物质基础,亦是贵州文化赖以产生的基础条件。所以,贵州在文学上具有“大山风格”。

“‘大山文学’是对贵州地域文学的总体概括,贵州典型的地理特征塑造了其文化的诗性特征。”汪文学认为,贵州文化也称“大山文化”,总体上呈现出明显的诗性化、艺术化特征,是一种诗性文化。就其地域文化风尚来说,多姿多彩的民族风情,起源于贵州而流布于全国的阳明心学,普遍流行而影响深远的黑神崇拜,皆具有明显的诗性特征。

汪文学:“浪漫贵州”为重建“诗性中国”提供动力

论坛现场

除开地理和文化,贵州的风物、风俗、风情无一不展示了贵州的诗性精神。“中国台江苗族姊妹节,斗牛、斗鸡等少数民族以‘斗’为主题的游戏,侗族大歌、苗族飞歌、布依八音坐唱等歌舞表演,都是浪漫贵州的具体呈现。”汪文学说。

诗意栖居,天人合一。汪文学表示,贵州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,养成浪漫诗性性格。而“浪漫贵州”为构建“美丽中国”,重建“诗性中国”贡献贵州力量。

内容来源:人民网、多彩贵州网

 来源:黔浪网  编辑:滚动新闻编辑组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相关新闻
广告
广告
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