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旅游 > 资讯

比利时·根特|水上之城的恣意徜徉

根特在古凯尔特语言中,是两河交汇的意思。这座城市正是斯海尔德河与莱厄河交汇之处,一座水上之城。13世纪时,它是阿尔卑斯山以北,除了巴黎外最大的城市。

2016年7月6日,我们出发去东佛兰德省会根特,《青鸟》作者梅特林克的家乡。

根特圣皮特斯火车站

站在横卧莱厄河的桥上远望,河面开阔,几乎没有波浪,两旁彩色的房屋,在周三的上午显得无声无息。天空好像还没有睡醒,淡蓝色接近透明因而泛着暗暗的白色,云朵耷拉着身体一动不动,看不到太阳的脸,一派慵慵懒懒,明明已经接近午时,却仿佛早上七八点光景。路上的行人也不多,商店偶尔有几家开着,但是鲜有顾客。整个城市有一种正在等待被唤醒的感觉。

1。独特建筑

在欧洲的城市,市政厅、教堂、钟楼、古堡似乎是标配,当然每一座城市都有独特建筑风貌。根特也不例外,作为古城,它保有中世纪的哥特式景观,又不全然是传统的哥特建筑。

市政厅 钟楼

位于钟楼、教堂中间的市心亭,是20世纪末至21世纪初的建筑,由Robbrecht & Daem和Marie-José Van Hee工作室共同设计。用木材和玻璃制成,现代与古典十分融洽地结合在一起。彼时,一位独立艺人在亭下演奏小提琴,音节在空间中产生悠扬的共振,一辆马车刚好经过,马蹄声清脆古朴。

市心亭

圣尼古拉斯教堂的独特之处在于它的塔楼并不在入口处,而是建于正厅和十字型翼部交叉的部分。夜晚着灯时,便成为河道上的灯塔。

圣尼古拉斯教堂

1909年建成的邮局是根特第一个邮局和马匹驿站。如今已经变身购物中心。旁边的钟楼有52米高。

旧邮局

格拉文斯丁城堡,建造于1180年。可以看到墙壁上的砖石规格不统一,造型大都不规整。这近一千年的古堡,不知见证了多少历史更迭。

城堡对面是旧时的鱼市,鱼市大门上方海神波塞冬的雕像十分威严有力,木门上的海神、水神雕刻一定是寄托了渔人的祈愿。

圣詹姆斯教堂 星期五广场

2。趣见趣闻

抵达根特城中心的时候,已经过了午时,我们在河边找一家餐厅,坐在室外享受午餐。

这一次尝试新鲜,点了一杯爱尔兰咖啡。虽然这道饮品位于菜单的咖啡栏,但它更是一樽咖啡味鸡尾酒。上中下自然而然地分为明显三层,白色打发的甜腻奶油、热咖啡、苦涩的威士忌。为我们点餐的老板听说是女士享用它,不禁用拖长了点儿的“哦”声表示惊叹。

关于爱尔兰咖啡诞生的故事有一点苦恋的味道。爱尔兰机场的酒保爱上一位美丽的空姐,他奉上斟满威士忌的酒杯,而她只饮咖啡,可是酒馆必须销售酒精饮料。她离开,他苦思冥想试了又试,终于在她飞回来的时候,递上了这咖啡味的鸡尾酒,以浓烈的威士忌打底,伴甘甜的咖啡砂糖,用灼热的火焰烧烫,加入意式浓缩,扣纯白色的奶油。她饮完这杯美味,却未解其中风情。她转身离开的一刹,让爱尔兰咖啡从此有了“再见,再也不见”的寓意。

用长柄调羹,挑起奶油放入口中,端杯喝一口,奶油、咖啡、威士忌一并滑入,风味独特。不过最终,烈性的威士忌,还是让它留在了杯底。

我们准备向服务生询问无线网络密码,邻桌大叔热情地告诉我们。他带着一双十几岁的儿女从法国来根特旅游,已经在这家餐厅吃过好几顿。他很兴奋地问我们是不是中国人,拿出自己的手机给我看无线网的名称,又报了一遍密码,然后指指手机:“你看,中国手机,H牌的!非常好用,我很喜欢!你用的是什么手机?”

我吐了吐舌头,很不好意思。

坐在对面的Y笑着跟法国大叔说:“她用的是A牌!”

“你为啥不用中国的牌子呢?非常好用!”大叔一脸认真。

“我用的跟你一样,也是H牌,我很喜欢。”Y和他聊了起来。

“我有两个手机,都是中国的牌子,我拿给你看,在我包里。”说着,这位法国中年男士从身后的椅背上把背包拽到了腿上,埋着头开始在硕大的包里翻腾。找了好一会,坐在他对面的女儿都露出为他着急的样子。

“啊,找到了!”大叔脸上绽放着阳光,拿出包里的手机,递了过来,“你们看!中国牌子,非常好用!”

Y和我连忙竖起大拇指,心里也着实是自豪而快乐的。都说来到国外,会更加思念和热爱自己的祖国,一点没错!

上过咖啡和头盘之后,发生了一点小插曲。店家的厨房出了些状况,需要把所有的液化气罐搬走。老板喊来了警察、消防员和液化气公司工作人员。只见前来的警员骑一辆标有“警察”标识的自行车,自行车上装有帆布袋,警员一身自行车运动员的短衣短裤,佩戴手枪等警械,头戴骑行用的头盔。

老板邀请坐在室外的顾客走到河边的堤岸上稍等,警察引导消防车和液化气公司的车驶到餐厅正门处。

当大部分食客都从露天座位起身走到离餐厅很远的地方时,有一桌爷爷奶奶,仍然坐在席上享用刚刚出锅的大份青口,偶尔举杯抿一口红葡萄酒,优雅自得,气氛淡然,使人佩服。餐厅的店员把气罐一个个往液化气公司的车上搬,也不知是记者还是公司职员对着这画面咔咔拍了几张照片。一旁的警员微笑着正和一位八九岁的小男孩聊天,也许小男孩刚好路过,询问发生了什么。

站在河岸上的时候,邻桌的法国大叔也在我们身旁,他拿着手机把餐厅、消防车、警察等等情景一一记录。他转过身看见我们的时候,问:“你们不拍张照片吗?这机会不多见哦!以后看到这照片还能回忆这次经历呢!哈哈哈!”

嗬,好有意思的大叔,于是我们也学他,为这个小插曲留下了影像。

根特城内的运河上,除了供游人观光的客船,还有学习皮划艇课的小学生排成队伍划水而过;私家的手摇木船上,一位父亲正在用吸尘器清扫自己的小船,准备带着两个小朋友和他们的爷爷奶奶出河巡游。

街头年轻大男孩推着小木车贩卖一种食品。一包3欧元,8只。大男孩看出我们是游客,便用自豪、兴奋、高扬的、快乐嗓音问:“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

我们摇头。

他接着说:“是Cuberdon,根特之鼻(Nose of Gent),你们看,它多像一只鼻子呀!这是根特特产,欢迎来根特旅游!祝你们愉快!”

原来如此。这种三角形的紫色糖果,外表硬硬的,咬下去,里面是果酱状夹心,覆盆子味道,甘甜如蜜。

岸边的大加农炮,重达1.25吨,从未开过火,不知道缘何被称为“邪恶的女人”。

3。眼中街景

装饰成火烈鸟颜色的酸奶冰淇淋店 街头木偶艺人 Episcopal Palace

准备返程的时候,已经傍晚六七点,城市仿佛刚刚开始生龙活虎。人们在街心的咖啡馆喝一杯,聊聊天,人声比先前响了许多。

根特的城区到底有多大,我们并没有刻意留心,所以离开的时候,依旧有许多精致未曾到达。在每一座城留下一点小小的遗憾,便更显得它的完美,如同面纱后的朦胧。

 来源:新浪旅游  责任编辑: 推送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相关新闻
关键词: 比利时 根特